首頁 > 博彩新聞> 被一則廣告“坑害”了的特大跨境網絡賭場

被一則廣告“坑害”了的特大跨境網絡賭場

時間:2018年07月15日 來源: 信彩娛樂
評論 0 | 閱讀 17730

導讀:累計賭資42億多元,非法獲利7億多元,各級代理1000余名,注冊“賭客”75萬余名……今年世界杯開賽前,江蘇警方破獲了一起跨境網絡開設賭場案,抓獲23名犯罪嫌疑人,凍結涉案資金1.1億余元。7月13日,江蘇鎮江市公安機關通報“2.28”跨境網絡開設賭場案案情以及偵破進展情況。

被一則廣告“坑害”了的特大跨境網絡賭場

 

累計賭資42億多元,非法獲利7億多元,各級代理1000余名,注冊“賭客”75萬余名……今年世界杯開賽前,江蘇警方破獲了一起跨境網絡開設賭場案,抓獲23名犯罪嫌疑人,凍結涉案資金1.1億余元。7月13日,江蘇鎮江市公安機關通報“2.28”跨境網絡開設賭場案案情以及偵破進展情況。

 

被一則廣告“坑害”了的特大跨境網絡賭場


案發:一則廣告牽出一起跨境網絡開設賭場案


今年初,在鎮江市公安局偵辦公安部和國家版權局掛牌督辦的“迅播影院”侵犯著作權案期間,該網站主頁上刊登的一則“趣彩網”廣告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警方通過梳理發現,這則廣告的費用達到了450多萬元。


鎮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隊支隊長朱游仙介紹,經初查,廣告中宣傳的趣彩網設置了“雙色球”“大樂透”“競彩足球”“競彩籃球”等各類彩票,中獎結果與國家發行彩票的開獎結果一致,但賠率更高,另有額外加獎、派送紅包等活動,所贏資金可隨時提現。而根據法律規定,在網上平臺買彩票除了國家許可范圍以外,其他網絡彩票形式均屬違法行為。


“經查,450萬廣告費分別來自馬來西亞籍的5張銀行卡。”鎮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隊治安行動大隊一中隊中隊長陸振東說,結合“賬戶充值”“競猜下注”“倍率返還”“賬戶提現”等特征,他們判斷這是一個非法私彩類賭博網站。


警方偵查中發現,趣彩網的主服務器設置在菲律賓,在境外的網站開辦人員通過租用國內分服務器的方式,在我國開設了該網站。網站實際經營者在國內大肆招攬代理,對成功發展會員下注參賭的,按比例給予資金返利。


今年2月28日,鎮江市公安局依法對該案件立案偵查,并成立了專案組,將案件命名為“2.28”跨境網絡開設賭場案。


幕后:團伙主要成員在境外遙控指揮,網站會員多達75萬余名


在江蘇省公安廳的領導下,“2.28”專案組通過2月個半的努力,揭開了這一龐大而嚴密犯罪網絡的廬山真面目。


據警方介紹,為注冊運營趣彩網,該犯罪團伙注冊成立了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但該公司無實際經營地址、無具體經營行為,公司法人代表不參與網站實際經營。同時,犯罪團伙主要成員藏匿境外,負責網站的運營管理、操作網站資金流轉、遙控指揮境內負責人員,并建立客服團隊負責聯系國內技術人員、網站會員和充值代理、“第四方”支付平臺。


網站實際經營者招募的國內網站技術維護團隊,負責在國內多地搭建、租用服務器并進行維護;團伙發展的代理負責發展會員并指導會員下注賭博,以此獲取提成。


為確保網站的正常運轉,境外和國內的技術維護人員,通過自行租用服務器、聯絡中介公司租用服務器等方式,分別在廣東、浙江以及省內多地租用了一大批服務器。同時,該團伙還雇傭了一批網站設計人員、專業技術人員,進行網站網頁的更新優化、網站運行維護、防黑客入侵攻擊等工作。


此外,該網站的“資金鏈”非常隱蔽,網站經營者控制的資金賬戶并不與會員的充值賭資發生直接聯系。會員的賭資打入網站預留的銀行賬戶或者國內代理人員的支付寶賬戶,“第四方”支付平臺和國內代理再以固定的金額分批次匯入其他銀行賬戶,通過層層流轉進入以國際投資公司、國際貿易公司、珠寶公司為名號的地下錢莊,最終流入網站經營者的境外賬戶。


“犯罪團伙交易頻繁,結構龐雜,我們花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在支付寶‘天朗計劃’安全團隊的技術配合下,理清了脈絡,使得這條犯罪產業鏈浮出水面。”鎮江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偵察大隊大隊長張明說。


警方在分析網絡后臺數據時發現,該賭博網站發展的代理多達1000余名,注冊會員遍布全國各地,人數多達75萬余名,犯罪團伙用于資金流轉的銀行卡多達近千張,累計接收的賭資高達42億多元。


抓捕:有嫌疑人打包好行李隨時準備出逃,400余名警力集中收網


5月23日,公安部統一下達指令,要求各涉案地公安機關全力配合開展案件集中收網工作。此次行動共有400余名警力參與,在鎮江市公安局設立行動指揮部,在主要涉案地廣州市設立前線指揮部。


10時30分,隨著前線指揮部的一聲令下,各工作組在當地公安機關的配合下根據自身任務要求,開展抓捕、查封、扣押、凍結工作,共抓獲國內主要代理潘某安、汪某東等犯罪嫌疑人23名,扣押服務器33臺、手機40余部,凍結涉案賬戶65個、贓款5000余萬人民幣,查封為賭博網站提供資金結算服務的“** 在線”“** 順利”第四方支付平臺公司2家。


行動中,抓捕民警發現涉案人員反偵查、反抓捕意識極強,犯罪嫌疑人王某在其住所周邊均安裝了攝像頭,時刻監控住所外圍人員的一舉一動;一家“第四方”支付平臺的財務人員的行李時刻都在行李箱里,處于打包狀態,以便一旦接到公司的消息就可以撤離現場。


審訊:90后代理賺了1500萬,他本打算世界杯期間再賺個1000萬


“這個網站是2016年開始經營的,資金周轉42億多元,獲利7億多。”陸振東表示,抓獲上述犯罪嫌疑人后,警方通過審訊得知,這個網站讓很多人發家致富,其中,會員代理、90 后男子潘某兩年就賺了1500萬。


潘某是連云港贛榆人,他大專畢業后就在上海工作,曾幫競彩網站做彩票分析,后來結識賭博網站的人,成了這家網站的國內會員代理,會員充值的錢,他能拿到7%的返點。


陸振東透露,潘某是一個很節約用錢的人,做代理時賺的錢他大部分都了存起來,準備在世界杯期間再賺1000萬,然后在上海買房,沒想到世界杯開始前被抓了。


南京人呂某作為該網站的一名充值代理,2個多月就賺了100多萬。由于支付寶有提現額度限制,為了便于做代理,呂某將自己和妻子、親戚、同學的支付寶賬戶都用上了,從每天上午8點到晚上12點,他都要將支付寶賬戶放到網站的充值平臺上。今年2月3日至5月10日期間,他為網站提供了33個支付寶賬號,用于接收賭資,給網站帶來了1.6億元的收入,他從這些錢中拿到了1%的返點。


國內網站技術人員雷某則通過當中介的方式賺差價。雷某原本在淘寶網上開店,對外出租服務器,趣彩網的境外客服人員找到了他,跟他租用服務器并談好了價格。雷某自己并沒有服務器,他找到了一家科技公司,以每臺服務器每月1.3萬元的價格租用服務器,他再加價2000元,以1.5萬元的價格轉租給趣彩網,后者通過他租用了14臺服務器,雙方沒有簽訂合同,僅僅是在網上達成口頭約定。


陸振東說,博彩網站以這種曲折的方式租用服務器,雖然加大了成本,但提高了安全系數,雷某也因此獲利30萬余元。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憂,代理人員和網站技術人員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大部分賭客卻成了輸家。


“賭客輸掉兩三百萬的情況比較普遍。”陸振東表示,這個網站也有手機客戶端,隨時隨地都可以投注,而且,根據他們了解到的信息,這種網站除了在賭客購彩后不出票外,還會在賭客中大獎后不予兌現,“所以我們制定的方案是在世界杯開始前進行抓捕。”


目前,本案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評論(0)

  • 登錄 后參與討論

最新評論

您可能感興趣

品牌博彩網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