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彩新聞> 再現打五元麻將被拘留案

再現打五元麻將被拘留案

時間:2018年09月14日 來源: 信彩娛樂
評論 0 | 閱讀 12011

導讀:8月23日晚,廣州市民肖先生和幾個朋友在一家餐館打5元賭注的麻將時,被當地公安機關抓獲,“現場共查獲賭資420元,臺費30元”。第二天,肖先生和他的朋友因賭博行為,被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下稱“增城分局”)處以行政拘留5日。

再現打五元麻將被拘留案

 

8月23日晚,廣州市民肖先生和幾個朋友在一家餐館打5元賭注的麻將時,被當地公安機關抓獲,“現場共查獲賭資420元,臺費30元”。第二天,肖先生和他的朋友因賭博行為,被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下稱“增城分局”)處以行政拘留5日。

 

肖先生認為,“我與朋友之間打麻將,并未以營利為目的,純屬娛樂,且數額較小,不屬于賭博行為。”9月7日,肖先生一紙訴狀,將增城分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銷行政處罰。目前,肖先生尚未收到法院的正式立案通知書。


近年來,關于“小賭被拘留”、“親友打牌被拘留”的案例屢見報端,引發公眾廣泛熱議。《治安管理處罰法》第70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為賭博提供條件的,或者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處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罰款。”

 

廣東熊何律師事務所律師鄒佳旺對記者表示,“小賭被拘留”等案件引發爭議的背后,是相關法律條文“以營利為目的”、“賭資較大”等表述不夠清晰,因此,對于此類案件需要一個明確的刻度,盡量減少執法者的自由裁量權。

 

打5元麻將被拘5日

 

“現場共查獲賭資420元”

 

在廣州增城區一間工廠上班的肖先生對記者說,8月23日晚21時左右,他下班后來到工廠附近的一家餐館,“恰好碰到了幾名朋友,有前同事,還有現同事的家屬。”四人商議“現在沒事做,不如打個麻將娛樂一下”,于是他們便在餐館內開始打麻將。

 

四人約定以“5元一注”的方式論輸贏。肖先生說,自摸、明杠、暗杠均按5元計,“每盤輸的數額在5塊到20塊之間,贏的數額在15塊到60塊,按照規則來算的話,一盤最多能贏60塊錢。”由于打麻將時每人均在餐館點了飲料未付賬,四人商議飲料錢從打麻將的費用中扣除。

 

“打了一個多小時后,幾名便衣和民警進來了,把我們四人和餐館老板控制,收繳了臺面上的現金,然后把我們帶到派出所去。”另一名參與牌局的邱先生告訴記者,次日凌晨5時左右,五人均收到了《行政處罰決定書》,被處以行政拘留5日并收繳賭資的處罰。

 

邱先生說,附近的朋友們偶爾都會“在空閑時候打打麻將,打發時間,當然也帶點彩頭”。

 

肖先生向記者提供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8月23日22時許,肖先生等人在餐館內“以打廣東麻將的方式進行賭博后被查獲,現場共查獲賭資420元,臺費30元,賭局麻將臺一張,麻將兩副”,其中肖先生“個人賭資195元”。


《行政處罰決定書》同時顯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條、第十一條第一款之規定,對肖先生“處以行政拘留五日,對其所持賭資195元予以收繳”。

 

8月24日至8月29日,肖先生等五人被拘留在增城區拘留所。

 

提起訴訟要求撤銷行政處罰

 

“數額很小純屬娛樂,沒有賭博”

 

肖先生認為,“我與朋友之間打麻將,并沒有以營利為目的,是純屬娛樂的行為,因此不屬于賭博行為。并且我四人之間打5元一注的麻將,數額很小。”他對記者表示,他認為自己沒有賭博,增城分局對他做出的處罰系“違法處罰”。

 

9月7日,肖先生委托律師,向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遞交行政起訴狀及相關證據材料,決定起訴增城分局,提出了撤銷行政處罰、返還被扣押現金、賠償誤工費等訴訟請求。


“因為這個事情,我在單位受了很大的影響。”肖先生說,“我在單位算是管理層,(這個事情)對前途影響很大,所以,我不想一直背著這一份行政處罰。”

 

其他四名同時被拘留的人員則未提起訴訟,他們的想法是,“我年紀大了,沒啥影響”、“我沒什么文化,就是一個打工的,無所謂”。

 

肖先生的代理律師林小建對記者表示,根據《公安部關于辦理賭博違法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通知》第九條規定,“……親屬之外的其他人之間進行帶有少量財物輸贏的打麻將、玩撲克等娛樂活動,不予處罰。”因此,增城分局作出行政處罰的決定涉嫌違法。

 

記者多次聯系增城分局,9月13日上午,增城分局一名工作人員明確表示,不就此事接受媒體采訪。

 

“小賭被拘”屢引爭議

 

律師稱“法律規定有待更清晰”

 

這不是第一起“小賭被拘”的案例。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關于“小賭被拘留”、“親友打牌被拘留”的案例屢見報端,引發公眾廣泛熱議。

 

例如,據《信息時報》2015年報道,廣州的方先生下班之后和同事打麻將,每次自摸能贏30元至300元不等,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3日。對此處罰,方先生表示不服,遂提起行政訴訟,廣州市增城法院一審駁回了他的訴請。

 

又如,據《南方都市報》2015年報道,8個大學生去山東泰安旅游,喝了點酒后在賓館打牌。玩的是一塊錢一把的小籌碼,被查獲后都被拘留,還因此耽誤領畢業證。警方稱,8個人構成了聚眾賭博,數額雖小,情節嚴重。

 

記者查閱相關法律條文了解到,《治安管理處罰法》第70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為賭博提供條件的,或者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處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罰款。”

 

同時,《公安部關于辦理賭博違法案件適用的法律若干問題的通知》明確指出,“不以營利為目的,親屬之間進行帶有財物輸贏的打麻將、玩撲克等娛樂活動,不予處罰;親屬之外的其他人之間進行帶有少量財物輸贏的打麻將、玩撲克等娛樂活動,不予處罰。”

 

廣東熊何律師事務所律師鄒佳旺對記者表示,“小賭被拘留”等案件引發爭議的背后,是相關法律條文“以營利為目的”、“賭資較大”等表述不夠清晰,因此,對于此類案件需要一個明確的刻度,盡量減少執法者的自由裁量權。

 

“目前沒有司法解釋對‘少量財物’和‘娛樂活動’進行詳細釋義,行政機關可以在法律規定的幅度內自由裁量。”鄒佳旺表示,建議公安機關從賭資占個人收入的比例,或者是當地平均工資的比例來認定是否屬于少量財物、是否屬于賭資較大;建議公安機關從賭博人相互之間的關系、比如親戚、朋友,以及發生的時間,比如是否節假日、休息時間來認定是否屬于娛樂。

評論(0)

  • 登錄 后參與討論

最新評論

您可能感興趣

品牌博彩網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