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彩新聞> 為搶余杭地下賭場“話事權” “貴州幫”和“湖南幫”大打出手

為搶余杭地下賭場“話事權” “貴州幫”和“湖南幫”大打出手

時間:2019年04月12日 來源: 信彩娛樂
評論 0 | 閱讀 11274

導讀:為了搶奪地下賭場“話事權”,混跡在杭州余杭一帶的“貴州幫”和“湖南幫”大打出手,參戰人員輕則渾身淤青,重則斷手斷腿,最終雙方齊齊走上法院被告人席。

為搶余杭地下賭場“話事權” “貴州幫”和“湖南幫”大打出手

網絡配圖

 

“當時我看到有三個男子躺在地上,一個抱著腿,一個捂著手臂,還有一個剛從水溝里爬出來,頭破血流、渾身濕透……”為了搶奪地下賭場“話事權”,混跡在杭州余杭一帶的“貴州幫”和“湖南幫”大打出手,參戰人員輕則渾身淤青,重則斷手斷腿,最終雙方齊齊走上法院被告人席。近日,杭州余杭區法院陸續開庭審理審理了這起系列案,以賭博罪、聚眾斗毆罪判處“幫派成員”五年四個月至六個月有期徒刑不等。


4月10日,余杭區法院通過官方微信公布該案詳情。家住余杭區良渚街道安溪村的老孫頭閑時會在附近撿撿可樂瓶,卻沒想到在村里一處拆遷廢棄房旁看到了這樣驚心動魄的一幕:滿地的鋼管和木棍,被砸得稀巴爛的轎車,幾個躺在地上痛得嗷嗷叫的小青年。老孫頭好心去房間內找了幾瓶水遞給小青年們,他們卻連礦泉水瓶蓋都擰不開,老孫頭心焦的替他們撐傘遮雨,這幾個小青年卻不忘叮囑老孫頭:“千萬不要報警!”


其實老孫頭看見的只是一場約戰接近尾聲的一鱗半爪,而山坡的械斗現場場面更血腥、損失更慘重。經事后調查,這場被視為“貴州幫”與“湖南幫”爭奪 “話事權”的持械聚眾斗毆事件,起源于一處地下賭場。


2017年7月,混跡在余杭區良渚街道的貴州人“黃毛”(陳某甲),糾集貴州老鄉濤濤(陳某乙)、田某丙、陳某丁等人形成“貴州幫”,與湖南人老五(何某戊)、 綽號為“村長”的本地人(邱某己)等人,在水庫一帶的拆遷房、竹林等地,以撲克牌打“二八杠”的方式聚眾賭博,濤濤負責放哨,“村長”負責在當地找場地、擺桌子,田某丙負責賭場內抽頭,陳某丁負責接送參賭人員。短短一個多月,黃毛等人就抽頭獲利六萬多元,“生意”做得熱火朝天,這份財源滾滾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紅眼”。2017年8月下旬,混跡在本地的“野雞”(柳某庚),糾集李某辛等人找到老五,要求在他的賭場里分得股份,老五表示該賭場系與他人合開的、做不了主。“野雞”作為本地“湖南幫”的頭頭,自是不甘心放過這只“肥羊”,于是威脅老五要來沖場子,并打了他一頓。老五吃了虧,更害怕這位老鄉的勢力,即使面前是賭場暴利,在現實的暴力面前,他經一番掙扎還是選擇了退讓,并告知黃毛將賭場停掉。


而這廂,黃毛與其他貴州老鄉開會后提出:“要立足就不能怕別人,這里是貴州人的天下,要打就打過!”面對即將要來的“沖場子”,黃毛準備好鋼管、棒球棍、筍槍等工具,再糾結孟某壬、陳某丁等其他老鄉,厲兵秣馬、嚴陣以待。果不其然,在八月底的一天,野雞指使小弟李某辛、董某葵、阿華(蔣某甲)、楊某乙、劉某丙、李某丁等人,開了兩輛小汽車到達地下賭場所在的山坡下方后,人手一根鋼管,只管往里沖,計劃趕散賭客、砸爛賭桌。而黃毛方因早有準備,七八人手持鋼管、棒球滾、筍槍等積極迎戰,黃毛一馬當先、手持大砍刀沖在最前面,雙方在半山腰上發生激戰。因黃毛方準備充分、且占據地勢優勢,稍稍占據了上風,而野雞一方則傷情慘重,阿華破了頭、李某辛、董某葵都斷了腿,其他受傷稍輕的都見勢不對趕緊撤退了,剩下這三個行動不便的,便是上面老孫頭看到的這一幕了。


黃毛與老五以營利為目的,結伙聚眾賭博,濤濤、“村長”、田某丙、陳某丁明知他人聚眾賭博而提供直接幫助,從中抽頭漁利,給當地治安和社會風氣帶來了惡劣影響。黃毛一方與野雞一方持械聚眾斗毆,更是造成多人受傷、車輛財產損失的慘重后果,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對社會治安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成為危害社會穩定的突出隱患。


日前,余杭區法院對該系列案件陸續開庭審理,并以賭博罪、聚眾斗毆罪判處陳某甲有期徒刑五年四個月,并處罰金;以賭博罪、聚眾斗毆罪判處陳某乙有期徒刑四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以賭博罪、聚眾斗毆罪判處田某丙有期徒刑四年四個月,并處罰金; 以賭博罪、聚眾斗毆罪判處陳某丁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以賭博罪判處何某戊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以賭博罪判處邱某己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并判決追繳違法所得。部分被告人已上訴,其他相關人等擇期宣判。

評論(0)

  • 登錄 后參與討論

最新評論

您可能感興趣

品牌博彩網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