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彩洞察> 色情、詐騙“們”在探探社交上狂舞!

色情、詐騙“們”在探探社交上狂舞!

時間:2019年05月07日 來源: 信彩娛樂
評論 0 | 閱讀 6821

導讀:4月28日,主打陌生人社交的探探App在安卓市場被下架,5月1日,又在蘋果應用商店被下架,有消息稱此次下架或與傳播淫穢色情有關。

色情、詐騙“們”在探探社交上狂舞!

 

4月28日,主打陌生人社交的探探App在安卓市場被下架,5月1日,又在蘋果應用商店被下架,有消息稱此次下架或與傳播淫穢色情有關。對此,探探官方回應稱,已經從應用商店獲悉,探探App因為違規被從應用商店下架整改,“我們將積極配合有關部門,全面自查自糾,深入開展整改,自覺維護健康綠色的互聯網生態”。

 

色情、詐騙“們”在探探社交上狂舞!


早在探探下架之前,記者已從接近探探的人士獲悉,探探在4月16日國家網信辦啟動的小眾即時通信工具專項整治中榜上有名。此次整治行動首批清理關停了“比鄰”“聊聊”“密語”等9款傳播淫穢色情信息的App。


4月19日,南昌晚報報道稱,有用戶利用探探平臺發布網絡招嫖信息,報道援引相關用戶反饋稱,“涉黃用戶把招嫖的微信號和QQ號發布在頭像和簽名上”。4月28日,探探就迎來了下架風波。


據比達咨詢監測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在婚戀交友類App月活躍用戶數排名中,探探的MAU(月活用戶)達2266.2萬人,排名第一,遠超以409.4萬人排名第二的世紀佳緣。在此之前,2017年11月,探探創始人兼CEO王宇曾對外公布,探探當時擁有1.1億注冊用戶,7200萬用戶通過審核,MAU達2000萬,DAU(日活用戶)700萬。


在陌生人社交領域實現快速增長的同時,探探流量背后所吸引而來的用戶群,似乎已經偏離了它的既定軌道。荷爾蒙經濟帶來的甜頭,開始暴露其丑惡的一面。


1


“戀愛”騙局


家住成都的鹿鳴擁有一家自己的文化傳媒公司,繁忙的工作為她帶來不菲的收入,但也使她無暇顧及自己的感情問題。去年在身邊朋友推薦下,鹿鳴也試著下載了探探。


開始使用時,鹿鳴也遇到了一些直接表達“居心不良”訴求的男生,對此,她一般都置之不理或直接拉黑。直到2019年1月,鹿鳴在探探上遇到了從事金融行業的陳志彬。


與之前上來就急吼吼表達目的的用戶不同,鹿鳴覺得陳志彬溫文爾雅,注重家庭,而且事業有成。在日常交流中,陳志彬會經常給鹿鳴發定位,分享日常行程,位置都顯示在國內。

 

色情、詐騙“們”在探探社交上狂舞!

圖片來源:線人提供

 

有一天,陳志彬向她推薦了一款叫飛躍娛樂的彩票網站,她當下就予以拒絕,并沒有過多在意。此后,陳志彬依然堅持每日噓寒問暖,春節時還特意向鹿鳴講述了他之前的愛情故事:前女友因車禍意外離世后他曾三年未發朋友圈,甚至為此抑郁。已經墜入愛河的鹿鳴,甚至因此認為陳志彬“情深義重”,雙方感情迅速升溫,陳志彬也答應等自己公司穩定后就來成都陪鹿鳴,兩人一起生活。

 

就在即將確定關系之時,陳志彬再次提起購買飛躍娛樂的彩票,這一次鹿鳴沒有拒絕,開始了小筆嘗試。鹿鳴每次投入,陳志彬都以10倍的金額跟投,并告訴鹿鳴一定要按照他的規劃走,否則萬一賠了他會心疼。陳志彬甚至主動提醒鹿鳴,投資首先考慮的不應該是收益,而是如何把風險降到最低,不能有“賭”的心態,每天能有10%-15%的收益即可。

 

一切聽起來都很合理。陳志彬一邊“帶著”鹿鳴投資,一邊堅持每日問候聯系,還在情人節給她錄制了專門的視頻,甚至發來一張馬賽克之后的身份證照片。

 

鹿鳴投入的金額已經到了20多萬元,陳志彬依然鼓勵她把格局放得更大,暗示其甚至可以借錢投注。到了2月底,鹿鳴明確提出自己實力有限,資金不會再增加。當晚,一直以來的“長勝將軍”迎來了大敗局——鹿鳴賬戶上的金額從幾十萬變為了幾千元。

 

引起警覺的鹿鳴決定到天津陳志彬公司探個究竟,然而,她撲了個空。按照陳志彬此前提供的公司地址,鹿鳴發現,該公司并沒有人聽過“陳志彬”。鹿鳴在查詢工商信息后發現,該公司負責人是一位四十歲左右的福建人,也根本和陳志彬對不上號。騙局逐漸揭開,在鹿鳴提出質疑并要見面后,陳志彬失聯了。

 

就在此時,鹿鳴發現自己的閨蜜張伊寧戀愛了,戀人顧海濤同樣來自探探,但對方的身份是位在菲律賓做生意的成都人,巧合的是,這位顧海濤的前女友也是三年前死于一場車禍,而顧海濤也向張伊寧推薦了同款博彩軟件。

 

鹿鳴這才發現她和閨蜜已經遇到了一個有組織有規模的詐騙團伙,其主要借用婚戀交友平臺以感情為媒介,博取信任進行詐騙。鹿鳴經過一番努力,找到了七八位同樣陷入該騙局的受害人,并選擇了報警。最終警方分析,她們都是遭遇了東南亞的“殺豬盤”,該團伙大概率集中在菲律賓。

 

但“陳志彬”為什么可以時而定位在北京,時而天津,又或者深圳呢?鹿鳴研究后發現,探探的VIP會員可以修改自己的地理定位,也就是說,“陳志彬們”可以出現在任何想出現的城市,系統也會為其推薦定位地址的同城或近距離異性。

 

這樣的網絡詐騙盯上的不只是女性,身為男性的張天卓也深陷其中。

 

張天卓一年前下載了探探,并如實上傳了本人照片,一直沒人搭理。朋友提醒可能是顏值原因,建議他到淘寶上買套好看的男生“生活套圖”,他點開鏈接后眼界大開——數千款好看的年輕男女生活照成套售賣,一套照片含有同一個人的數十張生活照,淘寶定價一套僅售4元,可謂物美價廉。

 

 

換上新的頭像后,張天卓很快就被幾十位女性標注為“喜歡”,甚至大部分表現熱情,這讓生活中很不受異性關注的宅男張天卓很是興奮。但搭訕他的人中,有些聊著聊著就沒了后續,張天卓把這歸結為自己不會聊天。

 

其中有位叫沈菁的女生和張天卓一直保持聯系,同時表示月底到上海出差,打算過來見個面,張天卓也為此暗暗準備好了見面的禮物。但即將到月底的時候,沈菁表示家里出了點事情,需要她緊急回去處理。張天卓雖然感到遺憾,但還是給她發了兩個大“紅包”表示安慰,并希望她盡快處理完家事再見面。

 

沈菁告訴張天卓,這次家里確實出了大事,她的爺爺在老家福建武夷山種了一輩子茶,也愛茶如命,但前幾天在上山采茶時不慎摔倒住院,導致她只能辭了工作回去照顧爺爺和茶莊。接下來的幾天,沈菁接連在朋友圈曬出了辛苦采茶、炒茶的圖片,并配上了“面對困境要樂觀”等文字。

 

張天卓雖然不愛喝茶但還是主動買了一盒茶葉為了幫助這個堅強的女孩,只是茶葉價格不菲——800元/兩,張天卓咬咬牙買了3兩,一共2400元。

 

 

很快,同樣在探探,張天卓還遇到了另外一個相聊甚歡的女生,但是接觸不久后,張天卓發現,這位女生竟然和沈菁有著非常類似的遭遇,家里也是開了茶莊。這讓張天卓警覺起來,直到他上網搜索時才如夢初醒,該類騙局早已被媒體曝光。

 

但這并不是事情的結束。今年,張天卓發現“茶莊女孩”的騙術升級了,當對方發現用茶葉的伎倆無法讓張天卓上當時,轉而向他推薦起了茅臺酒,還提供了現場考察的視頻,表示可以以較低的價格買到茅臺原漿酒。

 

除此之外,張天卓還遇到過來自西藏的“蟲草姑娘”,家里有采自高山的蟲草,表示可以以“1000元的低價”賣給他。感到無奈的張天卓已經對這個平臺失去了信心,最終卸載了探探App。

 

張天卓只是被騙了數千元買茶,相比之下,南通的羅順利則沒那么幸運。

 

去年年底,羅順利在探探上遇到的“愛人”是位投資高手,在羅順利墮入愛河后帶領他進入了一個股票群,每天有老師在群內上課、薦股,而群內的其他人看起來確實獲利頗豐,日日曬收益,在觀察一段時間后,自認為謹慎的羅順利也開始放下防御心理,通過群內推薦的網站投資了幾萬元。讓他真正放松警惕的是手上買入的股票全部保持了良好的漲勢,逐利心理讓他一路加投至50余萬元。但在這之后,他所持的股票開始卻遭遇連續跌停,僅剩的余額也無法提現。他在群內質疑老師水平后,被直接踢出了群。與此同時,帶他入門的“愛人”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向有多年投資經驗的朋友咨詢后,羅順利才發現自己遇上了股票群的騙局。其一般“套路”是通過社交網站如探探等拉人進專門的股票群,而群內,除了一個受騙人外,其余都是機器人或者“托”。所謂的收益也都是為了曬給受騙人看,在成功騙取錢財后,會將受騙人直接踢出群。同時,群中讓受騙人投資的網站與證券市場并無關聯,只是一個內盤交易的資金盤。

 

自媒體“渾身銅臭”曾專門在探探上進行過調研,其在購買探探季度會員一天后,一共匹配了246個人,其中添加微信30人,直播“托”15人、游戲“托”5人、影視騙局2人、博彩引流2人、零食“托”1人;真人5人,有交友需求的僅為3人,其中還有2人分別是頭條產品經理和某出海公司的實習生均是在體驗社交類產品。“渾身銅臭”表示,這相當于在24小時內遇到了25個騙子,比例相當高。

 

而在這些非真人中,還未必都是人,有時候可能只是代碼。

 

鉛筆道曾披露,去年9月,在探探上有人使用自動化程序,利用男性的自尊心、虛榮心和色心,用些小圖片批量向認識不久的好友“騙取”紅包,非法所得十分驚人。

 

2

 

探探的商業變現掙扎

 

直到下架風波之前,在外人看來,探探的發展可謂一帆風順。

 

2014年6月,仿照國外陌生人社交應用Tinder的探探上線,這是一個基于大數據智能推薦、全新互動模式的社交App,會根據用戶之間的共同興趣愛好、共同好友和曾經共同經過的地點等信息,篩選出相對匹配的人推送。用戶左滑無感,右滑喜歡,簡單快捷。對于很多宅男宅女、不善言辭的人來說,探探無疑擊中了痛點,贏得了大量用戶的喜愛。

 

憑借著獨特的定位和高速的產品迭代,在上線8個月后,探探用戶量突破100萬。

 

在資本市場上,探探表現出較強的吸金能力。截至去年2月,探探已經歷了4輪融資,總金額1。2億美金。

 

色情、詐騙“們”在探探社交上狂舞!

圖片來源:企查查

 

在探探之前,市場上各種陌生人社交產品對女性用戶并不夠友好。因此在發展過程中,探探除了保持極度簡潔的產品功能和交互,同時制定了極為嚴苛的針對女性用戶防騷擾的產品機制。2017年,探探聯合創始人潘瀅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為了讓女性用戶能在聊天中不被騷擾,當男用戶向對方發送‘約’等字樣的詞匯,并被女性用戶舉報騷擾后,面臨的后果便是永久封號。”

 

由此,“探探的用戶質量,尤其是女性用戶質量高”逐漸成為了市場中的普遍認知。這對于以男性用戶為主的陌陌來說,有極大的吸引力。

 

2018年2月,陌陌官方發布公告稱,共斥資7.71億美元收購探探。在成功收購探探后,陌陌的MAU創下了歷史新高。陌陌發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報告期內,陌陌MAU為1.08億,同比增長18%,合計總付費用戶數1160萬,同比增長64%,其中新加入的探探功不可沒,新增用戶中直接貢獻了310萬付費用戶。

 

雖然用戶量規模可觀,但探探的商業化之路并不順暢。

 

一直到被陌陌收購之前,探探的商業化手段仍然還只擁有付費會員一項,且用戶的付費習慣尚未廣泛形成,距離盈利尚有距離。

 

這或與公司創始人對商業化的克制有關,王宇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希望探探先做透,不要做寬。他認為,陌生人社交市場是一個日活3000萬-5000萬的盤子,真正做到把這個人群吃透,再去做更廣泛的商業化也不晚。

 

但陌陌對于陌生人社交商業化的嘗試,表現得更為積極。見智研究所資深分析師認為,陌陌已經走了泛娛樂的路線,變成了興趣平臺,目前已上線了游戲、直播、短視頻等產品線,原生社交的核心關注度在逐漸分散,尤其是直播,增長勢頭強勁,盈利也相當可觀。

 

陌陌2018年Q4財報顯示,在去年第四季度陌陌直播服務收入為4.3億美元,占比77%,是其最重要的收入來源。由此看來,直播作為現金流較強的模式,在男性用戶占比達80%左右的陌陌平臺上,較為受用,靠著直播的模式培養出用戶高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值,這幾年在主流視線里少有發聲的陌陌一直在“悶聲發大財”。

 

不過在陌陌收購探探之后,探探的商業化進程也被提上了日程。

 

2018年2月,陌陌科技的聯合創始人、CEO、董事長唐巖在收購探探時曾說,“無論在用戶規模還是收入方面,探探仍然蘊藏著巨大的潛力有待釋放,我們的目標是未來兩到三年,把探探打造成公司新的增長引擎”。

 

“探探的商業化變現之路也是其他所有社交平臺所面臨的。”見智研究所資深分析師認為,陌生人社交有確定的需求,肯定需要一個App去滿足這一需求,但全行業的發展都受制于政策的松緊,“無論哪家社交平臺,單靠會員付費發展都很受限,大概率是要和陌陌一樣做泛娛樂,只是各家發展程度不同、規模存在差異,變現的步驟會有所不同。”

 

一位資深探探用戶在知乎上表示,在被陌陌收購前,自己沒花一分錢,匹配了3000+好友,主動聊天的占三分之二。而探探被陌陌收購并大規模商業化之后,自己充值了三個賬號,最終匹配人數加起來不到1000,主動聊天的不到二十分之一。

 

他解釋,陌陌用戶“侵入”探探,已經將整個用戶群體質量拉低,“屌絲大軍”來襲勢必會影響探探平臺男女用戶比例。同時,伴隨著用戶的增長,探探也不可避免的開通了“充值業務”,進一步改變了原先探探整體相對良好的社區氛圍。

 

3

 

騙子為何愛“探探們”?

 

如今,社交平臺的商業化和良好的社區氛圍似乎站在了天秤的兩端,此消彼長。

 

加之該類平臺獨特的運營機制,探探們正在成為網絡詐騙的溫床。

 

王濤是一家社交軟件的產品經理,曾專門調研過市場上幾款同類產品如探探、陌陌、積目、SOUL,在他看來,探探及其他類似產品會深得騙子喜愛、成為網絡詐騙溫床有多重原因。

 

色情、詐騙“們”在探探社交上狂舞!

圖片來源:探探官網

 

以探探為例,其主打陌生人社交,注冊時僅需要一個可以接收驗證碼的手機號,無需身份驗證。在汪濤看來,這就給身份造假留下了空間和便利;而現代人對于陌生人社交的需求是存在的,尤其是當下年輕人都成長于互聯網時代,對網絡交友接受度較高。而陌生人社交自帶好奇、曖昧、艷遇等屬性,加上互聯網的匿名和便捷,容易擴大規模并可能導向違法。

 

同時,探探對用戶照片等不設有審核機制,但其選擇界面“左滑討厭,右劃喜歡“主要基于對方顏值。“很多人會選擇在淘寶等處購買顏值較高的模特或不知名演員圖片,以提高自己被喜歡的概率,騙子則百分百選擇假照片,提高詐騙成功率的同時還規避了法律責任。”汪濤談到,由于使用探探一類的社交網站的用戶交友或相親目的明確,對于騙子來說,更能準確投其所好,比如目前大齡男女眾多,騙子就會偽裝成適合結婚的高富帥或白富美形象與其談戀愛,一旦有了感情,人的警惕性也會降低,進而中招。

 

而探探的用戶付費機制,也給予了付費會員更多特權,例如可查看更多用戶信息,并可自行修改地理定位,無疑為騙子看到更多用戶資料選擇合適對象搭訕并實施詐騙提供了便利。

 

色情、詐騙“們”在探探社交上狂舞!

圖片來源:渾身銅臭

 

去年2月份,唐巖曾對記者表示,探探的會員費是很穩定的一塊業務。通過會員費來商業化,對用戶體驗的損害其實是非常低的,特別是對于這種陌生人社交的產品而言,而且早做晚做關系不大。

 

但事實上,根據艾瑞數據,在探探被收購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曾經號稱女性用戶占比一半的探探女性用戶只剩下不到35%,主流的用戶年齡也沉淀到了31歲-35歲。

 

為了擴大用戶量,探探甚至讀取用戶通訊錄進行短信轟炸,因此大量未使用過探探的用戶都收過“暗戀短信”:“XXX暗戀你了,快來探探看看吧。”

 

對此,宅男張天卓深有感觸。其最初就是收到了這類短信,才下載了探探,如今,他只能自我調侃:“長成這樣有沒有人暗戀自己心里沒點數嗎?活該受騙。”

 

雖然社交平臺上網絡詐騙不斷,但是鮮有被偵破案例。曾處理過類似案件的經偵周天表示,該類案件騙子騙錢輕松,但辦案過程很艱難,需要大量警力協助。他分析,由于騙子通常會在社交平臺尋找用戶,轉而進行微信或QQ長聊,而且通常打著戀愛的名義,多數被騙人并不設防。且在讓被騙人投資或轉賬時,又會讓對方進一個自己開發的軟件或網站,收款賬戶也通常為個人賬戶并頻繁更換,流程繁瑣,取證艱難。

 

“而且這些案件的罪犯還都是團伙作案,徹查很難,若藏匿在海外,還需涉及跨境執法。”周天表示,該類團伙作案的資金也很難追蹤,犯罪分子往往通過地下錢莊、企業支付寶等轉錢,對大資金還采取“狼群戰術”,通過采集的大量身份證開設虛假賬戶,而后資金大變小匯出,到國外后再匯集起來。

 

如今,鹿鳴曾經打款的賬戶已經在3月20日被廣東警方凍結,因為廣東也有涉案,目前廣東警方已開始追查此案。

 

無論是成為網絡詐騙溫床,還是涉及傳播淫穢色情,探探離其初衷似乎已越來越遠。截至目前,探探何日再上架并無時間表,但可以確定的是,政府部門對于此類App的監管,無疑會越來越緊。已成就14億次陌生人之間浪漫配對的探探還能走多遠,有待時間的證明。

評論(0)

  • 登錄 后參與討論

最新評論

您可能感興趣

品牌博彩網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