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彩洞察> “色粉”生生不息 “色流”行業賺快錢有術

“色粉”生生不息 “色流”行業賺快錢有術

時間:2019年05月20日 來源: 信彩娛樂
評論 0 | 閱讀 11165

導讀:只要國內的色情產業永遠躲在地下,色流行業必將和互聯網長期共存。色流是互聯網時代誕生的詞匯,在營銷行業內,利用“色情+社交”轉化而來的粉絲被稱為“色粉”,通過其轉化的流量稱為“色流”。

“色粉”生生不息 “色流”行業賺快錢有術

 

只要國內的色情產業永遠躲在地下,色流行業必將和互聯網長期共存。

 

大學群里多了一個陌生人,看頭像是個年輕女子,某天中午,“她”突然開始向群里甩鏈接,清一色的涉黃內容,一連甩了三四天,總數接近二十條。

 

以上內容,出自“互聯網圈內事”。前幾天,作者“伽利略略略略”發現,在微信的嚴厲打假之下,“涉黃”內容依然有強大的生存能力,傳播者利用“二級”網站的設置,完美避開微信的審查。

 

簡單來說,第一,轉發到群里的內容,并非微信內部網頁,避開第一道審查門檻;第二,轉發到群里的鏈接,點開以后,仍然不會直接進入色情網站,而是一個“點擊跳轉”的提示,避開第二道審查。

 

費半天勁弄出來的網站,當然要掙錢。這類涉黃信息多選擇在半夜推送,推送或導向某類網文閱讀網站,如果選擇繼續閱讀,很容易觸發“付費”提示。


這個套路并不稀奇。微博上也有。

 

在微博的信息流里,經常夾雜著“霸道總裁文”或者“情感漫畫”,利用爽文的套路,把該鋪墊的內容,都放到頁面進行展示,等劇情推到高潮,則需要跳轉鏈接,完成付費。

 

當我把上述內容轉發給色流行業的資深從業者王不知(化名)的時候,他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套路,并且表示:這很簡單,不夠高級。

 

色流是互聯網時代誕生的詞匯,在營銷行業內,利用“色情+社交”轉化而來的粉絲被稱為“色粉”,通過其轉化的流量稱為“色流”。

 

按照他的說法,這些色流信息為的都是掙快錢,講究的是投入產出比。并不在乎粉絲積累,只是為了獲取點擊。

 

“公眾號平臺的規則是一直在改的,一開始非常寬松,到今天的逐漸收緊。規則在不斷變化的時候,我們發的內容的尺度,以及圖片,本來可能是很性感的圖片,然后現在就發比較清純的圖片。”

 

王不知并不會挑戰平臺,這樣多數時候是在適應平臺,“原先經常能看到——第一次跟男朋友回家是什么體驗——就這種體驗號,現在這種都不做了,可能標題就變了,第一次跟男朋友同居是什么體驗,不可以再說第一次跟男朋友發生關系,文章的標題,內容尺度是隨著公眾號的規則的改變而改變的。”

 

王不知說,一旦觸碰到微信的平臺規則,封號非常的“快”。

 

微信這幾年對涉黃內容的整頓非常嚴苛。

 

去年11月30日,“微信派”宣布,暫時下線微信漂流瓶和QQ郵箱漂流瓶相關服務,其原因是經用戶投訴與媒體報道,發現仍然存在用戶利用漂流瓶等功能發布色情內容或色情招嫖廣告的情況。

 

今年5月,微信7.0.4的iOS版本正式上線,新版微信徹底去掉了“漂流瓶”的入口。

 

微信一直在嚴處涉黃內容。從2014年開始,微信就在公開“涉黃”內容的處置結果。

 

據刺猬公社的不完整統計:微信方面,2014年全年清理色情公眾帳號8000個;2015年11月-12月,微信公眾平臺共處理色情類帳號67883;2018年4月至10月,封禁及處理發送色情暴力類內容的帳號25841個,刪除相關文章43511篇;封禁及處理發送低俗類內容的帳號82562個,刪除相關文章124898篇。

 

小程序也逃不過處罰,2018年8月,微信共計處理了200多個“色情、低俗”類違規小程序,并對其進行封禁、整改警示。

 

微博也是同樣的。雖然還可以收到“色流”賬號的私信或者評論,但至少色流內容出現的狀態在發生變化。大部分微博用戶,可能對評論區那個“加我看片”都會有印象。

 

去年10月份,據中國青年報報道,大量微博“藍V”賬號被用于發布淫穢視頻廣告,通過微信交易,利用網盤“儲存”,更有多款手機App可用于裸聊直播和在線賭博。后來微博很快對這些現象進行了處理。

 

但即便平臺封,還會有人繼續發。

 

不同于日本、美國、泰國等國家,在國內,生產傳播色情內容,均屬于違法。原因很簡方,這個產業所帶來的收益巨大。

 

刺猬公社調查發現,成熟的色流行業從業者一般月入上萬或者十萬,都不算罕見。初學者上手也不難。

 

在網上檢索后,并不難獲得一套成熟的色流信息生產的教程。刺猬君在淘寶上花了不到10塊錢,就買到了一套網賺(包括)全教程指導,包括各類音視頻、文字信息。

 

“這行入門有難度,比刷單難,但入門以后,做上十萬的粉絲,太容易。”王不知說,“不過把粉絲做到五十萬以后,又是一個檻。”

 

和投入相比,這行雖然要承擔比較高的法律風險,但只要處理得當,掙錢難度遠低于其他產業。

 

受到傳統文化等的影響,色情產業在國內從未取得過合法身份。包括民間認知。回溯傳統會發現,與欲望有關的詞匯,基本都是負面的,比如:貪財好色、色欲熏心、貪財好色、酒色之徒等等。

 

色情產業向來被視作危害未成年人成長的毒瘤。2014年期,色情內容就是“凈化行動”的重要打擊部分。

 

梳理最近的動態可以注意到:

 

4月中旬,國家網信辦啟動即時通信工具專項整治工作,“比鄰”“聊聊”“密語”等9款APP被關停,均涉嫌傳播淫穢色情信息,或為招嫖賣淫、售賣淫穢色情音視頻等提供推廣和平臺服務。

 

4月末,大型陌生人社交平臺探探下架,陌陌暫時關閉動態發布功能。

 

5月中旬,國家網信辦根據網民舉報線索,對國內教育類移動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組織巡查,查實“作業狗”“口袋老師”“初中知識點大全”等20余款程序傳播淫穢色情等違法違規信息,存在過度商業營銷和娛樂化等不良行為。

 

色情內容是伴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而發展的,如今圖文的識別難度低于視頻和聲音。互聯網能滲透到的地方,涉黃內容一定也能有特殊的抵達路徑。

 

王不知干這行的辦法就是,深度研究平臺規則,再避開平臺規則。

 

有相關技術公司的工作人員告訴刺猬公社,現在有關的監管部門,會要求企業用機器學習來鑒定涉黃內容,“我們在進行技術開發的時候,先通過人工來識別涉黃圖片或者視頻的特征,然后交給機器,機器通過不斷的循環迭代,來提高鑒別的準確度。”

 

從平臺的角度來說,在不嚴重影響社區氛圍的情況下,色情內容的存在并不那么刺眼。但從監管層面來講,“掃黃打非”是必然選擇。

 

刺猬君在半夜十二點以后,登陸不同的小眾社交軟件,會發現“側邊球”內容明顯增多。有業內人士認為,不排除,平臺在這個階段放松對內容的監管。

 

和大眾社交平臺不同,不少小眾社交平臺的起家,往往需要利用一些不同調性的內容,增加平臺的活躍度。

 

支撐人社交的動力并不多。如果一部分人在尋找情感上的安慰,另一部分可能就在尋找“刺激”。刺猬君接觸的不少年輕男性都并不回避提到這個話題,除了想要找“對象”,也會希望在平臺上能獲得其他的“刺激”。

 

王不知手上通過色流信息吸引到的粉絲,大部分是男粉。

 

不過,為了平臺的“長治久安”,現在,內容平臺只會加大對涉黃信息的查處。機器審核并不能完全識別出所有“創意性”的涉黃內容,人類社會的很多特殊語言,只能交給同類來進行判定。

 

2018年,澎湃新聞采訪了一名——聲音鑒黃師,據對方介紹,在一個日活50萬的平臺,她每天要聽至少4000條亂七八糟的語音,有時候聽到特別惡心的,甚至想吐。

 

平臺,尤其是知名的、大的平臺,對涉黃內容的治理投入只多不少。去年4月的整頓后,字節跳動、快手、美拍等平臺紛紛表示會加大內容審核的力度,表現之一,就是增加內容審核員的數量。

 

但王不知并不擔心,也不會停止自己的工作。互聯網這個江湖,有太多他可以插手的地方。色流行業也不會就此消失,強需求背后的巨額利潤,會驅使更多的人冒險參與到這個行業。

 

可以類比的是,知名的Pornhub,目前的日活在8000萬以上,“女性”用戶的訪問量逐年上升。這與國內的情況比較類似,色流信息更多俘獲的是男粉,但在網文等領域,女性用戶的比例也在上升,比如嚴查的BL小說,擁有大部分女粉。

 

只要國內的色情產業永遠躲在地下,色流行業必將和互聯網長期共存。“彼此促進”,保持距離。

標簽: 色流 色粉

評論(0)

  • 登錄 后參與討論

最新評論

您可能感興趣

品牌博彩網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