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彩洞察>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時間:2019年05月25日 來源: 信彩娛樂
評論 0 | 閱讀 10550

導讀:在IG與TL比賽當日的斗魚直播間和微博熱搜下,禮物貢獻榜與熱門話題充斥著電競博彩網站的身影,而在微博“iG被淘汰了”的熱搜的話題下,通過全名或鏈接查詢點進去,幾乎全是電競博彩網站。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在剛剛結束的英雄聯盟季中賽上,iG1比3輸給了北美戰隊TL,止步四強。不少抱著“再拿一個冠軍”預期的粉絲甚是低落,在社交媒體吐槽“自閉了,不想說話”。

 

IG雖然輸了比賽,卻完全沒有影響博彩玩家高漲的熱情。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在IG與TL比賽當日的斗魚直播間和微博熱搜下,禮物貢獻榜與熱門話題充斥著電競博彩網站的身影,而在微博“iG被淘汰了”的熱搜的話題下,通過全名或鏈接查詢點進去,幾乎全是電競博彩網站。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評論里放出的電競博彩網站鏈接

 

毒眸(ID:youhaoxifilm)發現,電競博彩網站的廣告現在幾乎無孔不入,不僅是賽事直播間和微博,在電競kol的內容和電競媒體上也很容易看到電競博彩的身影,甚至一些游戲直播平臺都會接下博彩網站贊助,令許多玩家們心生厭惡卻投訴無門。

 

盡管在國內并不合法,但是這三年來,電競博彩經歷了野蠻生長,如今國內市場規模保守估計已經高達十幾億元,而據艾瑞咨詢《2019年中國電競行業報告》,2018年國內電競生態市場規模預計為177億元,2020年電競生態市場規模375億元;而海外數據公司Eilers & Krejcik Gaming則預測,2020年全球電競博彩投注額將達到1130億元人民幣,中國將成為電競博彩投注的重要地區。

 

電競博彩影響的不止是博彩玩家,并且已經開始滲透到電競行業中。從Dota2海濤舉報國內戰隊Urc和Rock.Y在DPL聯賽上假賽,到臺灣戰隊DG因假賽戰隊被除名,再到國內LPL戰隊RWS因假賽被取消LDL季后賽資格,電競假賽頻繁爆出,也許是一個信號:監管再晚一步,滲入產業各環的電競博彩可能會摧毀這個襁褓中的朝陽行業。

 

一、無處不在的博彩廣告

 

5月17日,iG戰隊爆冷不敵TL止步MSI四強。點開“iG被淘汰”的熱搜話題時,毒眸卻發現話題和平時有些不一樣。

 

一些在電競圈不常見的微博博主在話題下發表了各類惹人眼球的文字:

 

“iG粉絲現在可以理解,RNG被淘汰后我們被嘲諷的心情了嗎?”

 

“iG輸了一定會被噴,因為噴子大部分都是賭狗”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iG被淘汰”話題中的博主

 

在這些微博下的評論區,總會有人發布“永不言棄”,“iG翻車”等帶節奏的話語引導到“電競鏡猜,XX電競平臺,體育投注”的投注網站。不少玩家則在評論區互相吵架,把這些博彩網站的廣告微博,頂上電競相關話題前列。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評論區甩的鏈接

 

實際上,不止是在IG戰敗的話題里,在MSI淘汰賽到決賽期間,微博上電競話題都被博彩網站的營銷號霸占。“這些微博號接博彩網站廣告一次在幾千-幾萬元不等,”一位電競微博kol告訴毒眸,“博彩廣告給的價格是一般外設品牌的幾倍,但因為太敏感,我從來不接。”

 

在MSI斗魚直播間,右側禮物貢獻周榜前三的位置幾乎一直被“UI贏”,“雷大佬”,“電競家”等賬號霸占著,他們在賽事期間“你上我下”,每日送出至少幾十萬的禮物保持賬號ID始終在前列。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玩家荔枝一開始以為這些重金打賞的觀眾是LOL游戲的死忠粉絲,但點開后發現這些ID的主頁或者帶有“XX競猜”的電競博彩網站全名,或者直接放出了博彩網站鏈接和QQ群,進去后則是博彩網站的推廣群。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LOL之外,另一款MOBA游戲Dota2同樣充斥著各種博彩廣告。5月,國內外有多個Dota2比賽開打,毒眸記者在一個名為火貓的直播平臺觀看時,發現許多直播間帶有“穩定分析,精準分析,進群分析”等字樣,有的還獲得了推薦位。與其他主播不同,這些直播間的主播一邊分析比賽一邊給出競彩建議,如“這盤十殺穩了”,“XX可以買翻盤”等專業話術。對一些咨詢如何下注的玩家,主播回應加QQ群,進群找“老王”要“鏈接”。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按照主播的提示,毒眸記者加入了一個“DOTA2XX禁言賽事分析群”,該群有100多人,“老王”會不定時發布“網站連接,優惠活動,福利小群私我”的群公告。私聊后,老王給了毒眸記者一個博彩網站鏈接,還表示“用我的鏈接注冊首沖500,就能獲得推單師的競彩推薦,比直播中更詳細。”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毒眸打開該網站,發現頁面上有英雄聯盟,王者榮耀,Dota2,CS:GO等國內外熱門電競項目,開盤的名目多達23種,有猜勝負、讓分、具體比分、具體某一局比分、人頭數、第一滴血、十殺隊伍、賽事冠軍等,只要充值即可下注。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在賽事期間,類似“XX分析”為標題、并帶有QQ群號的這類給博彩QQ群引流的直播間就有10幾個,被引流的QQ群的成員多在100-200人不等,群內每天都有不少人一天下注幾百元,有的成員更是每天下注高達數萬元。

 

在一個名為“電競養豬吹水群”的QQ群中,經常參與博彩的玩家小穆極為活躍。他對毒眸表示,自己每場比賽都下個一兩百塊,一天買幾千塊是常態,有時上頭了也會追幾萬元。他印象最深的是iG去年S8奪冠,贏了5萬請全公司吃了宵夜。“當時特別開心,畢竟iG是我的信仰”。小穆的博彩生涯輸多勝少,但具體輸掉多少已經記不清了,“也許有十幾萬吧,就當是愛好花了。”比起輸的經歷,小穆更愿意吹噓贏的時候有多刺激,“有幾次買了幾萬全黑了,第二天就全紅。”

 

從博彩小白到小穆這樣的老玩家,轉變可能只需要幾次下注。但博彩網站的多種露出方法,讓看直播的路人不費什么周折就可以成為博彩用戶。光是這些直播間的引流就可為博彩網站帶去每天幾千人的核心用戶,而算上直播時刷禮物和微博帶節奏的熱度,博彩網站每日可以獲得近萬個客戶。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但實際上,在國內參與賭博,引誘賭博,開設賭場都是違法行為,網路賭博也并非法外之地。早在2007年,公安部、原信息產業部、文化部、新聞出版總署4部委就聯合發出了《關于規范網絡游戲經營秩序查禁利用網絡游戲賭博的通知》(后簡稱《通知》),其中明確規定:企業不得按照游戲輸贏收取不定金額的傭金;不得提供將游戲虛擬貨幣兌換成法定貨幣的服務。

 

而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賭博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第二條:以營利為目的,在計算機網絡上建立賭博網站,或者為賭博網站擔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屬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條規定的“開設賭場”。

 

北京市時代九和律師事務所周桂榮律師認為,單純娛樂性賭博下注僅是行政違法行為,刑法并不加以規制,開設賭博網站無疑是觸犯了刑律,而如果直播平臺參與宣傳、推廣賭博網站,就涉嫌構成賭博犯罪的共犯。接受賭博網站贊助并在平臺展示的,如果僅是平臺用戶在推廣,直播平臺和微博本身頂多只是監管不嚴,無違法之說,但平臺接受到用戶舉報后應立即予以刪除。

 

而為了逃避國內法律監管,有業內人士告訴毒眸,“不管是體育還是電競外圍網站,有知名度的其公司本部多是在菲律賓,英國等海外賭博合法的國家,只要獲得賭博牌照那在當地就是合法的,國內法律鞭長莫及。”

 

律師認為,如果違法賭博網站在國外,公司在國內,國內有管轄權,如果公司也在國外確實就無權干涉了。事實上,正是靠著這種監管空白,電競博彩現在才能在國內無孔不入。

 

二、野蠻生長,三年規模超十億?

 

2016年曾被喻為電競主流化元年,國家發改委,國家體育總局,文化部與教育部相繼出臺政策鼓勵電競發展,電競行業從被人唾棄逐漸開始為越來越多的人認可。從國內戰隊Wings拿下2016年Dota2國際邀請賽冠軍(簡稱Ti),到2017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在國內舉辦(簡稱S7),再到2018年中國戰隊拿下S8、亞運會等多個冠軍,電競市場規模越來越大。據艾瑞咨詢的《2019電競產業報告》顯示,2018年電競生態市場規模從兩年前的42億元增長到了177億元。

 

但2016年也被認為是電競博彩元年,英雄聯盟IEM奧克蘭站的比賽在拉斯維加斯合法開盤后,多家傳統體育博彩巨頭紛紛開放電競博彩,建設在境外的賭博網站給國內電競博彩用戶提供了投注土壤。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IEM奧克蘭站

 

小穆回憶,那時候的電競博彩網站并不多,知名度也不高,更多的都是老牌體育博彩加入了電競博彩業務,他們的宣傳途徑也比較傳統,色情網站,網游、手游,運營商劫持,網吧推廣,電話短信等,很多都是靠著老品牌來吸引客戶。

 

隨著電競的趨勢越來越熱,一些單做電競類博彩的網站逐漸多了起來。盡管在國內是違法的生意,但由于電競博彩網站架設的門檻較低,且監管無法面面俱到,使得博彩網站在這三年逐漸多了起來。

 

一位接近博彩行業的人士告訴毒眸,需要做電競博彩的任何東西都可以花不多的錢搞定:“一個菲律賓的綜合項目賭博牌照不到百萬就可以拿下,單做電競的會更低,而網站模板和服務器都有現成的,幾萬-幾十萬塊錢也能搞定,所以你看到很多網站長得都一樣;電競博彩數據和風控體系可以通過數據供應商直接購買,電競比賽數據全在廠商手里,只需要向游戲廠商競標即可,比起體育數據需要人員現場記錄要更方便。”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DAC冠軍Mineski贊助商就是東南亞博彩公司

 

許多平臺對廣告監管的不夠嚴格,也使得電競博彩網站在許多渠道上出現。除了直播平臺和微博,毒眸在百度上搜索電競博彩網站關鍵詞“雷競技”,“貓先生”等,可以直接跳轉到博彩網站頁面;而在騰訊英雄聯盟合作媒體兔玩電競的PC頁面,也能看到博彩網站的宣傳圖出現在Banner位置,點擊即可獲取網站鏈接。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大肆宣傳之外,電競博彩網站的投注門檻也更低。比起一些老牌體育外圍網站需要身份證照片和家庭住址,電競博彩網站只需要手機號,實名和銀行賬號即可注冊,充值手段甚至還支持支付寶掃碼和紅包等方式。

 

一位用戶在知乎上表示,博彩網站的“收款賬戶都有第三方公司做,分點利潤就行。至于賭資轉換,博彩網站收到錢后,有些會被轉換成比特幣,有些則從海外公司以投資名義輸入回境內,也有的直接消費掉,手段還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海外博彩行業咨詢公司Eilers & Krejcik Gaming指出,2016年全球電競博彩投注額總計人民幣44.7億元,正以平均每年68%的增幅增長,預計2019年將達到779億元,2020年達到人民幣1130億元,而中國則是博彩資金的重要來源地區。

 

在國內,3年前許多人還沒聽過電競博彩這個概念,但如今市面上已經至少有10家電競博彩網站。知情人士透露,一個電競博彩網站月流水在幾千萬元,月盈利可達百萬級別,這個市場規模保守估計至少有十幾億元。而據艾瑞咨詢《2019年中國電競行業報告》,2018年電競核心市場規模預計為177億元。

 

有知情者表示,如今體育博彩市場已經被巨頭分割完了,但對于電競博彩背后的運營者來說,這個新興市場還有不小的想象空間:“目前電競博彩網站還沒有一家獨大的,接下來做這個的只多不少。”

 

三、引發假賽,博彩正在摧毀電競年輕人?

 

最讓人不安的不是電競博彩吸引越來越多的玩家參與,而是其已經滲透到了電競行業的職業聯賽之中。不少國內的電競kol,解說,甚至是電競戰隊都與電競博彩有了關系,也引發了低層次聯賽假賽頻出。對于尚處萌芽階段的中國的電競產業來說,這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在剛剛過去的4月,英雄聯盟港澳臺賽區(LMS)發布公告稱,接到舉報因涉及“場外博奕以及以非常規游戲行為影響比賽內容”,DG戰隊經營者胡偉杰永久禁止涉足LOL相關產業,教練范江鵬及前教練李鑫宇禁賽12個賽季月,打野選手劉洋(ID:JGY)禁賽18個賽季月,DG戰隊直接被LMS除名。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DG戰隊直接被LMS除名

 

該隊上單黃金龍在社交媒體爆料,“隊內ADC曾被教練要求一場5000塊與隊內打野劉洋打一場假賽。老板運營戰隊全靠買外圍。”

 

4月29日,國內英雄聯盟聯賽(LPL)官方發布公告,稱華碩旗下參加LDL(英雄聯盟大陸次級聯賽)的RWS戰隊“試圖以規則禁止手段影響游戲或者比賽結果等違規行為”,廖康健、劉展鴻、謝滔、任捷四名選手被禁賽18個月。RWS也因隊員數不足,放棄了得以沖擊LPL席位的LDL季后賽參賽資格。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RWS戰隊處罰公告 

 

隨后,LOL兩位解說被曝在“粉絲群“里推單,LMS賽區導播轉播季中賽小組賽時,將自己瀏覽博彩網站的頁面直播出去,該導播隨后被開除。

 

LOL之外,Dota2項目也是博彩侵蝕電競比賽的重災區。

 

2017年12月18日晚,Dota2三線職業戰隊Yuki在參加《好漢杯》期間,通過買博彩打假賽來謀取私利被查證,隨后Yuki戰隊和所有成員被終身禁止參加Imba傳媒主辦的所有賽事。 

 

2018年3月,在國家體育總局體育信息中心主辦的DOTA2國內聯賽DPL中,Urc和Rock.Y兩支戰隊疑似互相買了對手先拿到10殺(電競博彩的一種玩法),雙方互相送人頭的比賽畫面令人啼笑皆非,最經典的一幕是人頭戰至9-9時,Rock.Y的薩爾(一個英雄角色)故意在對手面前被塔攻擊,而Urc隊員眼看著Rock.Y的薩爾“送死”也不愿攻擊。

 

這場比賽也成為了中國Dota2假賽臭名昭著的案例,“電競假賽”相關話題一度為百度搜索熱點第一。知名Dota2解說海濤賽后在微博實名舉報這兩支戰隊。譴責這場比賽的雙方選手,“毫無職業素養和節操。”隨后DPL賽事宣布對兩隊5名成員終身禁賽,兩隊5名隊員禁賽兩年。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知名Dota2解說海濤賽后在微博實名舉報這兩支戰隊

 

2018年4月的Dota2亞洲邀請賽期間,解說單車微博爆料Dota2前職業選手,Ti4冠軍張寧(ID:Xiao8)買外圍年入百萬。但張寧回應承認“自己2013年確實買過1000塊,但此后再也沒買過。”

 

從導播下注,解說推單,到戰隊假賽,電競博彩已經滲入電競游戲職業聯賽的各個環節。一位電競俱樂部人士表示,CSGO的假賽程度比Dota2更嚴重,有些戰隊甚至管理人員就是博彩網站的代理,“不少次級聯賽的隊伍和二線戰隊靠假賽活,并不是危言聳聽。”

 

但很多電競二線戰隊是頂級聯賽的青訓力量和后備軍。以LPL和KPL為例,每年都有次級聯賽和預選賽中打入頂級聯賽的戰隊,也有不少二線隊員和戰隊進入頂級聯賽的案例。RWS選手謝滔(ID: RWXiaoYao)就是在剛升至一隊RW后被禁賽。已經作為體育項目的電競比賽,如果根沒有更多的、持續的人才輸出,那么未來的發展將不容樂觀。

 

博彩正在毒害中國的電競行業

謝滔被禁賽 

 

這樣的事情,同樣讓廣大玩家唾棄。一位業內高管也表達了同樣的擔憂,電競博彩如果野蠻生長,勢必將對行業帶來惡性增長,破壞行業的生態發展:“如果任由博彩電競野蠻生長下去,那么不僅玩家會對這個行業喪失興趣,更有可能使得眾多品牌贊助商因為惡名而離去,如果出現這樣的事情,將給這個剛剛興起的市場帶來不小的打擊。”

標簽: 電競博彩

評論(0)

  • 登錄 后參與討論

最新評論

您可能感興趣

品牌博彩網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