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彩洞察> 兩同胞誤入西港詐騙窩后“勝利大逃亡”!

兩同胞誤入西港詐騙窩后“勝利大逃亡”!

時間:2019年06月10日 來源: 信彩娛樂
評論 0 | 閱讀 8654

導讀:4月14日,成都劉前(化名)和老鄉張濤(化名)去了柬埔寨西港打工,不料卻被騙入了詐騙集團,他們選擇了出逃。4月30日,他們成功逃出,卻因為護照被收走而被關進金邊移民局,關押了近一個月。

兩同胞誤入西港詐騙窩后“勝利大逃亡”!

 

“你好,我們是深圳華某科技有限公司,今天我們有一筆預付款13.9萬付給你們公司,需要跟你們財務對接一下,麻煩轉接給你們財務。”


這是電信詐騙引“耗子”出洞的一段話。


被詐騙的客戶,“電信詐騙團伙”將之命名為“耗子”,4月14日,成都劉前(化名)和老鄉張濤(化名)去了柬埔寨西港打工,不料卻被騙入了詐騙集團,他們選擇了出逃。4月30日,他們成功逃出,卻因為護照被收走而被關進金邊移民局,關押了近一個月。


6月2日,經過成都警方和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的解救,回到昆明的劉前和張濤說:“我們想舉報這個詐騙集團,為自己討回公道。”

 

兩同胞誤入西港詐騙窩后“勝利大逃亡”!

 

兩同胞誤入西港詐騙窩后“勝利大逃亡”!


柬埔寨掙大錢

 

卻誤入“詐騙窩”

 

打電話有腳本


劉前今年35歲,四川達州人,原來在成都某物業公司擔任項目經理,月收入七八千元。今年2月,同事曾某秀勸他離職,一起到柬埔寨從事化妝品推銷,那里收入不菲。


“她說我在這里一個月最多就收入過萬,在她那邊底薪雖然不高,沒有社保,但提成非常高,十幾萬、幾十萬非常常見。”劉前說,曾某秀的妹夫在柬埔寨當老板,“錢非常好掙”,于是動心了。


2月,曾某秀離職先去。3月14日,劉前邀請了老鄉張濤,拿著曾某秀給兩人買的機票一同飛往柬埔寨。

 

到了西哈努克國際機場,他們開車來接,接到西港。”劉前說,他們一下飛機護照就被收走,工作的地方是一棟別墅,幾部電話、一部電腦、幾張名單,他的工作就是給名單上的公司打電話,讓客戶公司財務加他們的QQ。“憑一部電話就月入幾十萬,不是詐騙是什么?”

 

兩同胞誤入西港詐騙窩后“勝利大逃亡”!

詐騙窩點

 

劉前說,老板叫阿龍,看中自己口才好,當天就要求上崗,曾文秀負責培訓,兩人對演,一人演“耗子”,一人演“一線”,“耗子”是對詐騙客戶的統稱,“一線”是劉前這樣初來乍到的工作人員,負責引“耗子”出洞,讓客戶加公司提供的QQ號。

 

“我們有一個腳本,就按照那個來演。”劉前說。

 

腳本內容為:

 

“你好,請問你是**公司嗎?

 

是的,請問有什么事嗎?

 

你好,我們是深圳華某科技有限公司,我們公司今天有一筆預付款,13.9萬要付給你們公司,需要跟你們公司財務做一個對接,麻煩你轉接一下你們財務好嗎?

 

好的。

 

你好,請問你是****公司財務嗎?

 

是的,請問你是?

 

我們是深圳華某科技有限公司財務,是這樣的,我們今天有一筆預付款13。9萬要付給你們班公司,麻煩你們提供一下收款資料。我怎么給你?麻煩你加一下我們公司出納的工作QQ。

 

好的,請說一下你們的QQ。

 

我們QQ是****。麻煩你添加QQ的時候備注一下你們公司名稱,我們這邊好方便通過,安排第一時間給你們打款。”

 

詐騙套路深


騙30萬以上,電腦和電話全部丟入大海

 

劉前說,聽到有款項要打,不少人都會放下警惕之心,“通過這個過程你就知道財務人員的名字,方便二線操作”。

 

他們的客戶資料來自國內公開信息,企業大部分為石油、汽車還有建材行業,地區主要是北京和南京地區,若遇到“正耗子(容易騙的客戶)”,對話順利,很快加入QQ群;若遇到“歪耗子”,他們則快速掛掉電話,直接轉入下一個。

 

“問題多的,肯定警惕性高,而騙的過程就是要贏在對方反應之前。”劉前說,得手的成功率最高為早上9點到下午兩三點。因為4點之后,即便客戶打入款,因為銀行軋賬的緣故,一旦客戶反應過來,可以撤銷轉賬。

 

“一線”工作人員讓客戶成功加入QQ群后,“二線”開始工作,在QQ群騙錢,“二線”的工作人員分別扮演華某公司老板,對方公司老板,有許多不同的角色,群里唯一真實的,就是這名出納。

 

“轉賬有兩個小時的間隙,他們早已經把轉賬截圖PS好,反復使用,等錢入賬的時候,公司老板會說,我們還有一筆XX公司的款沒有結,出納把這筆款結一下。”

 

劉前說,這時候,假冒的客戶公司老板提供銀行賬號,提供賬號叫做“借車”,一天之內,會“借很多車”。

 

劉前說,這個團伙一共有30個人,“一線”五六個人為一組,一個人打八九十個電話,總有兩三個人得手,平均一天騙100多萬,最多的一天是4月30日,騙了600多萬元。

 

“只要得手30萬以上,電話和電腦全部都丟入大海。”劉前說,別墅還有一個火爐,專門用來燒詐騙過的名單。

 

劉前和張濤說,因為不情愿干這一行,他們每天照例打電話,但總是漫無邊際神吹,兩人待了半個多月,一單都沒有談成。

 

兩次出逃


因沒有護照,被關押到金邊移民局

 

一個禮拜過后,劉前和張濤便謀劃著出逃。

 

為了防止泄露信息,一上班,所有人的私人手機全部收繳,甚至吃穿用度,除了內褲,全部幫你買完。

 

“生活條件是沒得說,你要什么給你買什么。”劉前說,不過,即便連上了WIFI,他們也無法確定所在別墅的定位,“不知道為什么,發位置信息出去,全部一片空白”。

 

那天下了班,拿到自己的私人手機,劉前和張濤拎著包,打算從別墅門口出去,卻遭到阻攔。“阿龍勸我留在這里,言語中透露著威脅。”劉前說。

 

第一次出逃失敗后,惴惴不安的他趕緊跟阿龍解釋,自己想長久地在這里干,為此還勸老婆一起到柬埔寨來。劉前向阿龍展示了自己與老婆的聊天記錄。

 

4月30日,團伙騙了600多萬元,阿龍帶隊到西港海邊聚餐慶祝。夜色降臨,劉前招手要了一個按摩的,5美元一次。

 

兩同胞誤入西港詐騙窩后“勝利大逃亡”!

該詐騙團伙海邊聚餐圖片

 

“當時阿龍準備帶隊回去,跟我說快點快點。”


劉前以按摩還沒有結束為由,不斷拖延時間。趁阿龍不留神,他和張濤拔腿就跑,混入西港大街,在理發店躲過了最初的兩個小時。“如果被發現估計命就沒了,我聚餐時看到阿龍身后別了一把槍”。

 

異國他鄉,語言不通,他們向一個中國人打聽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所在地。

 

“說在金邊,車程大概5個小時。”劉前說,他們無法估計這個詐騙團隊在當地的勢力,于是決定步行前往金邊,當時兩個人身上還有一兩百美金,那是詐騙團伙借給他們的生活費。

 

兩人沿著馬路步行,渴了喝水,餓了啃饅頭,睡農家的吊床,5月3日抵達了金邊。“有人建議我們報警,先拿回護照。 ”張濤說,兩人語言不通,連金邊公安局都沒有找到,有人甚至跟他們說,報警需要交納200元美金。

 

他們兩個看了地圖,從金邊過老撾,再到云南西雙版納,大概2000多公里。“我們考慮一下,走路回去不過就四個多月。”張濤說,他們搭一段順風車,走一段路, 5月5日到了金邊邊防,結果因為沒有護照被關進了金邊移民局。

 

成都警方和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


聯手將兩人解救回國

 

在移民局關了一個禮拜,劉前聯系上愛人于梅(化名),讓她向成都龍泉驛區警方報警。于梅到大面派出所求助,派出所民警為她提供了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電話。

 

5月23日,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為劉前和張濤開具了一張回國證明,使館工作人員將這張證明帶到了移民局。

 

“有了這張證明,我們兩個才能回國。”劉前說,6月2日10點15分,兩人抵達昆明,結束了在柬埔寨長達一個多月的驚魂之旅。

 

6月9日,紅星新聞記者在雙流的一個工地上見到劉前。講起這段經歷,他又氣又悔。

 

“去打工,錢沒有掙到還被騙了,倒貼了許多錢,而且還心驚膽戰的。”劉前提醒想外出務工的年輕人,如果國外工作機構沒有正式的邀請函,就不要去。

 

記者致電大面派出所參與解救的民警趙警官,他確認了解救的事實,但是對于具體過程,沒有多談。截至記者發稿時,記者未能聯系上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

標簽: 西港詐騙

評論(0)

  • 登錄 后參與討論

最新評論

您可能感興趣

品牌博彩網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