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彩洞察> 陌生人社交=色交!一個為黑灰產做嫁衣裳的行業!

陌生人社交=色交!一個為黑灰產做嫁衣裳的行業!

時間:2019年06月10日 來源: 信彩娛樂
評論 0 | 閱讀 9376

導讀:陌生人社交,這個憑借荷爾蒙點燃的生意竟然可以滋養一條產業鏈,行業亂象可見一斑。陌生人社交行業殘垣斷壁下,“色交”游戲的繩索要如何把控呢?

陌生人社交=色交!一個為黑灰產做嫁衣裳的行業!

 

“陌生人社交可能是一個偽命題,用戶熟悉后,終究會回到微信”,已經做過七八款社交產品的創業者陳卿凡(化名),如此總結。

 

2018年,國內陌生人社交用戶規模達5.92億人,2019年整體用戶規模獲將突破6億人。

 

公開資料顯示,從2008年至2015年,8年間社交類APP產品共上線153款,平均每年上線19款;2018年,共誕生159款社交類APP產品;2019年前兩個月,已經上線53款社交軟件。從增長勢態來看,2019年很有可能超過2018年的數量。

 

4月20日,探探突然從應用商店下架,此次下架原委為平臺出現違規內容。陌生人社交行業風波不斷。

 

據了解,陌生人社交平臺成為微商、酒托、色情交易等產業鏈寄生所,為業內公知。例如一家賣化妝品的小公司,每套產品銷售單價上萬元,年流水可以達到幾十萬。

 

陌生人社交,這個憑借荷爾蒙點燃的生意竟然可以滋養一條產業鏈,行業亂象可見一斑。

 

陌生人社交=色交!一個為黑灰產做嫁衣裳的行業!

 

隨著消費升級培養出的用戶社交需求逐漸多樣化,社交作為永恒性的社交話題,跟隨時代的變遷也在不斷催生出新的化學反應。

 

陌生人社交行業殘垣斷壁下,“色交”游戲的繩索要如何把控呢?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采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頭部下架,野蠻生長戛然而止

 

4月20日,陌生人社交APP探探突然從安卓市場下架,隨后在蘋果應用商店也相繼下架。有消息稱此次下架原因或許與傳播違規違法信息有關。探探這次被下架,也導致母公司陌陌在美股市場股價一度走低。

 

此時,距離陌陌收購探探不過一年多光景。2018年2月23日,陌陌官方發公告稱,以新發行約530萬股陌陌A類股票,以及6.009億美元現金,總共7.71億美元收購探探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該起交易被稱為2018年互聯網第一大并購案。

 

對于陌陌來講,探探的下架只是一個開始。探探下線不久,陌陌發布公告表示,自2019年5月11日起一個月中,公司將推出相關內部措施,以加強內容安全方面工作。

 

除其他相關自查措施外,此次自查工作中重點,為公司將在2019年5月11日至2019年6月11日期間,暫時性關閉用戶發布動態功能。目前,陌陌方面對此項自查措施可能對公司運營產生的影響正在進行評估。

 

5月28日,陌陌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報告期內,公司凈營收達37.23億元人民幣(約5.547億美元),同比增長35%;凈利潤2.893億元(約4310萬美元),去年同期為8.252億元,這一變化的原因主要是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確認了總計5.931億元(約6960萬美元)的特定期權股權獎勵費用,去年同期的確認股權獎勵費用為7870萬元。

 

尤其2019年第一季度,國內互聯網公司的日子普遍有些“難過”。伴隨著熊貓直播倒閉,直播風口消退之余,陌陌的直播業務依舊堅挺。

 

但是,監管一直是懸掛在陌陌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一旦出現色情、詐騙等問題,將對平臺造成毀滅性打擊。探探下架,陌陌只能暫時性關閉用戶發布動態功能。

 

頭部平臺正在面臨史上最強監管,這在其行業中也被同比例放大。整個陌生人社交行業也會在越來越嚴格的監管中重新找到更準確的方向。

 

鉛筆道從相關知情人士處了解到,目前國內整個關于兩性相關的產業治理風氣非常緊張,可能近5年到10年間最緊的時期。

 

一款產品的主要發展方向,主要由創始人價值觀和認知決定,而陌生人社交行業本身是有些曖昧的行業,通過產品來引導人們好的一面或者不好的一面,都與產品本身的價值觀有直接影響。

 

探探下線后,整個陌生人社交領域陷入恐慌。一個標桿性產品慘遭下架,其他不成熟的產品的商業模式和內容審核等也在遭受考驗。

 

“很多起步不久的軟件一開始覺得自己找到一個很好的切入點,但沒過多久發現,基本上都是一個偽命題。”陌生人社交連續創業者陳卿凡(化名)表示,探探下架后,其它軟件紛紛開始自查,考慮業務轉型。

 

一路野蠻生長的陌生人社交行業,恐怕即將迎來它的艱難時刻。

 

自顧不暇,卻滋養了另一產業

 

交流是人性本能,社交類產品都在試圖解決用戶的孤獨感,滿足用戶渴望獲得認可的需求,這個動力帶動一個產業的爆發,也因此加速一款產品的隕落。

 

陳卿凡使用過幾十款社交產品,soul剛剛興起時,他做過一些調研分析,發現了一些有趣且令人驚訝的現象:Soul上面的用戶很多都是從探探上轉移過來的。

 

陳卿凡曾抽樣調查了200名左右的探探用戶,他發現這些人其實很害怕社交。而平臺上不靠譜的現象,讓用戶逐漸對探探們失去興趣。

 

據相關媒體報道,一位探探用戶在平臺上經歷了灰暗的24小時:購買探探季度會員后,平臺共為他匹配了246個人,其中添加微信30人,直播托15個、游戲托5個、影視騙局2個、博彩引流2個、零食托1個,真人5人,其中一個是產品經理在感受產品,另一個是某出海公司的實習生在看社交類項目,有交友需求的僅為3人。

 

陳卿凡也經歷過這類事情。當時他和一個女孩聊了很久,最后發現她其實是一個賣口紅的微商。

 

“遇到賣口紅的微商其實是小概率事件,深入調查產業鏈發現,這個老板之前是做直銷的,后來轉型做了微商。”微商是這家直銷公司的一個業務,他們頂端的總公司在國內多個城市設點,大量的招人,并且工資都很高。

 

陳卿凡曾目睹了一家這樣的公司,“一個不大的地方,能容納幾百號人”,從業人員多是退休人員、兼職大學生。他們會根據用戶在探探上發布的動態來考量個人消費能力,確定對這個人投入的精力。

 

他們一般都會瞄準比較有財力的網紅,公司內部也會專門拍攝視頻和照片,以此吸引“目標”。雖然不排除用戶會在動態中發布假照片,來偽裝自己的財務狀況,但主要還是看銷售的產品屬性。

 

“那些員工每天就是陪人聊天,“放長線釣大魚”。像是一些女孩需要聊半個月才會敞開心扉,他們會一直等。”陳卿凡透露,這個產業鏈非常大,匹配到10個人,可能兩三個是微商,聊了很久他們為什么還沒有向你推銷產品呢?肯定是感覺還沒有熟到那個地步,這是個很可怕的現象。

 

比如一家賣化妝品的小公司,他們一套化妝品單價幾千元,但大部分要上萬元,依靠此種方式,一個月流水可以做到幾十萬。

 

一款純粹的社交軟件,竟然衍生出這樣一個令人驚訝的產業,足以折射出陌生人社交行業亂象叢生。

 

“探探可能自己也想不到,最后真正威脅到自己的不是對手,而是自己的用戶。”陳卿凡稱。

 

陌生人社交是個偽命題?

 

陳卿凡早在17歲時,便踏入了社交創業領域。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的心情很低落,外冷內熱的性格導致我不太會處理社會關系。當時,我特別想找人說說話,但發現找不到那個可以說話的人。”他想到,如果自己可以動手做一款產品,隨時能找人傾訴,發泄負能量,但又不會讓很熟的人知道自己的心事。

 

彼時,探探還處于研發階段,陌生人社交市場,陌陌一家獨大。

 

四個月后,一款名為“柚子戀人”的陌生人社交軟件出現。在柚子戀人平臺上,用戶看不到對方的相貌,僅是通過隨機匹配,兩個陌生人敞開胸懷的聊天,然后關斷通話,回到各自的生活中。這種社交形式類似于向樹洞傾訴,追求一時感情的宣泄。

 

當時的柚子戀人沒有接廣告,陳卿凡一心為用戶提供一個可以安全傾訴的“樹洞”,這樣有些天真的想法導致柚子戀人沒有走上商業化路徑,模式與soul幾近相同,雖然殺入陌生人社交行業較早,但終究抵不過淘汰的命數。

 

陳卿凡反思,陌生人社交,即好做,也難做。情緒都是一瞬間,突然想找人聊天,便打開軟件,結束了多數會卸載軟件。陌生人社交軟件更像一種工具的存在,而不適合做社區。

 

他認為,陌生人社交僅僅是一個工具的存在,而這個產業其實是一個偽命題。線上線下的融合,才會產生真正的價值。

 

曾從事過社交創業的投資人張肖磊(化名)也有相似觀點。,“這個行業是一直向上的,人都會有這樣的需求,只是它的痛點其實在線下。”

 

在張肖磊看來,“線上陌生人社交競爭太慘烈了,基本上每個角落都有人做,但沒有一款產品解決實質性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2008年至2015年,8年間社交類APP產品上線數量共153款,平均一年上線19款。但在2018年,一年時間有159款社交類APP誕生,比2017年翻了一倍,曾紅極一時的音遇、ZEPETO也在去年問世,那是社交產品的爆發期。

 

2019年前兩個月,APP Store新上架53款社交類APP,從勢態來看,很有可能超過2018年的數量。

 

年初,一款名為“Spot”的陌生人社交APP榮登 App Store 應用總榜(免費)和社交榜(免費)第一,iOS 端單日最高下載量 34w+。這款95后創業所做的社交軟件,被外界稱為自帶病毒傳播屬性,簡單的玩法,不特別的界面設計,在業內飽受爭議。

 

然而,陌生人社交本質上還是荷爾蒙驅動,即便是soul這樣的不看對方照片,僅是通過聲音完成一次“心靈上的交流”,背后也是荷爾蒙推動。

 

“但如果是純粹做非荷爾蒙的話,肯定是不行的”。張肖磊稱,在陌生人社交領域,如果單純做線上,僅是隔靴搔癢。自己看項目時,更多還是看重這款產品通往線下的可能。雙方通過社交軟件從線上走向線下,常理會認為這是雙方溝通的結果,這是一個必要非充分條件。

 

值得一提的是,陌生人社交中不乏一些悶聲發大財的公司,例如花蛇、Mico、Blued等,這些平臺在三觀倫理道德上打著擦邊球,做著人性的生意。“陌陌和這些平臺相比,簡直是‘正人君子’。”張肖磊說道。

 

今年,或許是陌生人社交行業走向規范的節點。

 

從此前探探的數據,足以看出國內市場對于這款基于荷爾蒙傾向的陌生人社交工具的態度。

 

“一款成功的產品要考慮是否為剛需,而想要高頻使用,就必須要向人性、七宗罪的方向考慮”,鐘鵬說到。無論從主觀因素、客觀因素、外部環境、人性心理來看,一款短平快且能迅速滿足人們內心需求的產品,的確能最快速的搶占市場,且在市場奪得一席之地。不得不承認,越符合人內心需求的產品越能穩固市場地位,這是成正比變化的狀態。

 

幾乎每一項榮光的背后都有原罪,陌生人社交賽道,游走在灰色之下,是時候換一種姿態成長了。這門源于欲望的生意,生長、變革的邊界,仍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標簽: 色交

評論(0)

  • 登錄 后參與討論

最新評論

您可能感興趣

品牌博彩網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