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彩洞察> 美媒:中國大陸已擁有一個新型的大賭場

美媒:中國大陸已擁有一個新型的大賭場

時間:2019年07月09日 來源: 信彩娛樂
評論 0 | 閱讀 5467

導讀:賭博在中國是非法的,但這并沒有阻止范某在網上下注數萬美元。這位來自海南省的30歲店員去年早些時候從營銷人員那里了解到網絡賭博。范某認為,他因玩過無賭注的在線紙牌游戲,促使營銷人員聯系了他。

美媒:中國大陸已擁有一個新型的大賭場

 

(本文譯自美國新聞媒體《Los Angeles Times 》)

 

賭博在中國是非法的,但這并沒有阻止范某在網上下注數萬美元。

 

這位來自海南省的30歲店員去年早些時候從營銷人員那里了解到網絡賭博。范某認為,他因玩過無賭注的在線紙牌游戲,促使營銷人員聯系了他。

 

他表示:“他們知道我是一個潛在的賭徒。”

 

起初,營銷人員說服他玩紙牌類的線上賭博游戲。 這既增加了游戲的刺激度,并有機會贏錢,而且他已經在此前的游戲中獲得了樂趣。

 

但玩紙牌游戲很慢很乏味,而且范某一直輸錢。營銷人員這時建議他嘗試一款名為“騰訊分分彩”的游戲,該游戲根據登入社交App的用戶總數生成中獎號碼。 顧名思義,每分鐘都有新的機會中獎。

 

他很快就上癮了,有時只下注1.5美元,但在瘋狂時也會下注1萬美元。

 

他說:“我玩得越久,下注的金額就會越大。”

 

該網絡博彩公司及其營銷人員位于離中國數百公里外的菲律賓,在一個中國當局無法立即插手的地方安全運營著。

 

這個東南亞國家正在被在線博彩公司的大規模激增所改變,這些公司面對的玩家大多數來自中國。中國公民近年來收入的快速增加也促使更多人參與網絡賭博。

 

許多以中國賭客為目標的博彩網站都有在馬尼拉設有百家樂賭桌的現場直播。

 

據菲律賓政府稱,這將使菲律賓2019年的賭博總收入達到41億美元,遠高于2016年的10億美元。

 

該收入也包括傳統賭場,傳統賭場從不斷增長的中國旅客人數中也得到了推動。

 

博彩公司在菲律賓支付工資、租金、政府賄賂和其他費用的資金給菲律賓經濟帶來一個巨大的推動。去年,菲律賓當局征收的博彩許可費用達到1.4億美元,這比起2016年高出11倍,該領域目前是僅次于稅收和海關的第三大政府收入來源。

 

在菲律賓首都,博彩公司及其員工將商業和住宅租金推至歷史新高。

 

據估計,至少有10萬名中國公民來到馬尼拉,從事博彩公司營銷員、技術支持專家和工程師的工作,這些都是為了服務講普通話的賭客。

 

位于馬尼拉的研究和咨詢機構“亞洲博彩簡報”(Asia Gaming Brief)總經理羅莎琳德·韋德(Rosalind Wade)說:“每個人都在追逐中國客戶,因為他們是最大的市場,也是最大的賭客群體。”

 

菲律賓總統杜特地此前曾指責該行業是犯罪的載體,但目前已改變態度并呼吁擴大該行業。

 

杜特地近日在活動上表示:“這些賭博行為,我沒辦法控制它們。”

 

菲律賓離岸博彩業的崛起始于賭場實體。

 

在過去十年中,該國已經建造了該地區一些最大的賭場度假村,沒有一個比位于馬尼拉灣的娛樂城開發區更大。

 

這里閃閃發光的賭場和酒店幫助菲律賓成為亞洲第三大最賺錢的賭博目的地,僅次于新加坡,但仍遠遠落后于世界領先的澳門。

 

中國賭客曾經對在菲律賓賭博的想法不屑一顧。但在2016年,杜特地宣布與美國 “分離” ,并與中國重新調整關系后,該情況立即得到改善。據菲律賓旅游部稱,在接下來的兩年里,每年到訪菲律賓的中國游客人數幾乎翻了一番,達到120萬人次。

 

在馬尼拉新濠天地,來自中國的百家樂玩家在賭場貴賓室里一下注就是數萬美元。

 

但最大的賭注還是通過遠程下注。賭場員工使用平板電腦和耳機與國外賭客通過攝像機進行交流,會說普通話的女員工準備了一堆價值超過1.9萬美元的籌碼,耐心等待賭客指示。

 

這種做法被稱為代理投注,這在幾乎所有國家都是非法的,因為人們對遠程賭博者知之甚少。

 

它能夠在菲律賓受到歡迎,強調著該國家為了獲取中國資金的意愿。

 

幾乎一夜之間,來自菲律賓和東南亞的投資者抓住了接觸中國賭客市場的新機會。

 

賭客通常選擇的在線游戲是百家樂。

 

該網站還提供俄羅斯輪盤和中國骰子游戲“骰寶”。許多博彩網站都有直播在空桌子上操作賭局的荷官。

 

據一位提供支付平臺并運營一個具有虛擬老虎機功能的網站的博彩業高管說,一些網站每天能收到超過300萬美元的存款,這些都是玩家用在博彩網站下注的資金。

 

他愿意在媒體面前說這番話的條件是,他的名字不能被曝出來,因為他的生意性質很敏感,牽涉到很多風險。他說,不到一周,他的一個客戶就損失了30萬美元。

 

該行業發展越快,就越需要具備語言技能和文化知識的員工來操縱并誘惑中國賭客。

 

起初,博彩公司將目光投向已經在菲律賓留學的中國學生。

 

最后,那個勞動力池也干涸了。博彩公司變得絕望,便開始在中國的火車站外招聘,通常火車站外的廣場聚集著一堆求職者。

 

如今,該行業利用社交媒體或口碑來尋找勞動力。

 

這些員工幾乎都在20歲出頭,帶著高薪和福利(如免費住宿、餐食和來回航班機票等福利)被引誘到菲律賓。

 

一位在線博彩公司經理說:“這是一項無聊的工作。我們每天要接很多短信和電話,且要輪班12個小時。”

 

該經理也要求媒體不要公布他的姓名,因為該工作在中國是非法的。

 

這位經理說,他在2011年來到馬尼拉并在某大學學習英文,此后便在一家博彩公司工作,而其家庭的舒適度也自此提高了不少。現如今,他已經能在馬尼拉輕松找到他最喜歡的辣湖南菜了。

 

對許多博彩公司的雇員來說,這份工作是他們第一次體驗到經濟自由。

 

該經理說:“如果他們不來這里,他們最終會在工廠工作。”

 

這么多大學年齡的外國人的出現著實讓一些當地居民感到不安。菲律賓專業人士抱怨中國員工大聲喧嘩、喜愛亂抽煙并缺乏英語能力。另一些人則嘲笑說,菲律賓一些最新的高薪工作將流向外國人,而數以百萬計的菲律賓人將繼續不得不出國找工作。

 

移民局發言人桑多瓦爾(Dana Krizia Mengote Sandoval)說:“文化差異是造成敵意的主要原因。”

 

房地產業主當然是該行業的主要受益者之一。自2016年離岸博彩公司大舉涌進之際,馬尼拉周邊的房地產價格已飆升40%。

 

馬尼拉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負責人大衛•李秋(David Leechiu,譯音)表示,一些博彩公司業者正爭先恐后地為他們的員工尋找辦公空間和公寓,并提前提供一年的租金。

 

他說,這些中國人的存在也有助于吸引來自中國和東南亞其他地區的投資者前往菲律賓。“我們可以稱之為‘中國侵略’,但不僅僅是這樣。因為菲律賓向全世界是開放的。”

 

菲律賓和中國都忽視了自己的法律,使該行業得以不受規范的繁榮發展。

 

法律規定,這些博彩網站不允許面對任何禁止賭博的國家。

 

賄賂也變得更為常見。馬尼拉一名博彩經營者的前安全顧問說,該公司每月支付50萬至100萬美元的賄款。

 

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顧問說:“立法者、執法人員、移民官員,他們都曾來過公司要求給予回扣/賄賂,因為他們知道這些錢來自中國。”

 

就中國而言,中國政府幾乎沒有向菲律賓施加壓力,要求其停止對中國賭客的誘惑。它也沒有采取行動打擊該行業所依賴的黑市銀行體系。

 

中國農村居民被招募到主要商業銀行開戶,以換取象征性的費用。隨后賭場經紀人指示賭徒需要把錢存到哪里,而這些交易將被掩蓋為日常用品的零售購買,如電話卡、鞋子等。

 

這最終使賭徒們面臨經濟風險。

 

在他開始深陷博彩游戲后的幾個月內,范某便負債累累,并開始向朋友、家人和網上借貸。當范某不能償還一筆貸款時,他就會開一張信用卡或從另一家網上銀行借款。

 

在去年6月的一天,范某幸運地贏到了一大筆獎金,幾乎可以返還其15萬美元的損失。但到了收款的時候,他的賬戶突然被取消了,而他在菲律賓的代理人也失蹤了。

 

范某想去報警,但心想自己所做的也是違法事情便打消念頭。

 

范某說:“他們可能因此逮捕我。我以后肯定不會再玩了。” 我要慢慢地回到正常生活,做我日常的工作,努力賺錢,然后把錢一筆一筆還完。”

標簽: 中國賭場

評論(0)

  • 登錄 后參與討論

最新評論

您可能感興趣

品牌博彩網站推薦